上市公司频频爆雷 齐鲁证券资管 拷问“最后看门人”

  证券时报记者 孟庆建

  300亿货币资金“一夜消失”的康美药业和122亿货币资金“不翼而飞”的*ST康得制造的荒诞剧情引起市场轩然大波,这种巨额财务差错的出现,再次引发了中小投资者对包括会计师事务所在内的中介机构和企业账目可信任度的担忧。

  公众的注意力开始跳过上市公司相应责任,直接将矛头对准审计机构——似乎被认作“最后看门人”的专业机构并没有太大动力主动曝光企业客户的黑暗面。证监会主席易会满5月11日指出,要优化中介生态,各中介机构要归位尽责,切实发挥好资本市场“看门人”作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了多位注册会计师及券商投行人士,他们认为审计机构对上市公司问题披露的不够充分的根本问题是双方先天的独立性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在这样的环境中,会计师主观上倾向维护客户关系,对上市公司缺少监管的主动性,但这些并非没有解决之道。

  “看门人”的难题

  资本市场的中介服务机构如审计机构、保荐机构、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和信用评级机构等通常被称作资本市场的“看门人”,而对上市公司运营状况的反映,审计机构作用尤甚,但上市公司业绩爆雷的背后,会计事务所通常被牵扯出问题。

  “市场对会计师事务所与企业之间的商业模式一直多有批评,会计事务所的独立性存在先天的问题,既是做审计也是做生意,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所以看门人的角色也是尴尬的。”国内一家本土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胡刚(应采访者要求化名)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在“四大”之一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注册会计师张阳对证券时报记者说:“审计机构并不是眼睛时刻盯着上市公司,而只是受上市公司的委托在年报审计的时点入场,一般在9月份左右介入预审,2月份左右正式开始年报审计,即便会计师事务所在9月份发现问题根据合约做事会计师没有动力去揭发问题,也没有随时披露公司问题的通道,只能根据年报最终审计结果发表意见。”

  “一旦财务问题爆发出来,监管层或者投资者往往都倾向指责会计师。”张阳认为会计师也经常蒙冤,“如果一家企业会计舞弊技巧高超,通过观察所有指标能发现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应收账款突然变大,账上资金充沛却不断举债,面临的问题是‘定性容易定量难’,会计师的调查权限也非常有限,如果是上市公司交易单据、函证资料作假,是比较难发现问题的,审计会计师也存在非常大的被欺骗的可能性。”

  上市公司财务作假或大股东挪用资金等违规行为,审计举证的难度也在增加。胡刚举例说:“*ST康得在北京银行货币存款问题,可能是银行创新业务给审计造成新的难度,公司的审计机构可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而银行回函时间拖延太长,给审计也造成了很大麻烦。”

  主观的容忍弹性

  现实的商业关系和躲避审计的违规手段升级给审计工作带来挑战,但在审计过程中,上市公司财务问题也非常挑战审计师的原则和容忍度。

  张阳介绍,按照他们事务所的工作方式,并非容不得依据审计准则筛选出来的所有瑕疵,他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对在实际审计中发现一些问题,会设置容错的阈值,比如业绩差异不能超过税前利润前后浮动5%,不超过的情况不用提出调整要求,超过这个数值后会对客户提出调整的要求,协商调整方法。如果客户不接受调整,同时不接受出具非标准意见,可能会解除委托关系。一般在2月份审计期临时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的情况,可能较大概率是双方达不成一致意见。

  审计过程中函证核实以及监盘过程中也经常会出现考验会计师原则的问题。“比如审计工作中对一些企业应收账款确认的函证拿不到,就会考验签字会计师的风险把控尺度,有些合伙人为留住客户,容忍度会大一些,比如主观上判断这家公司短期不会爆雷或者预期后续经营将好转,会计师可能会在函证没有足够充分的时候签字。此类情况还有公司毛利率突然变动是否合理,计提减值是否合理等问题。”张阳表示。

  另外审计师对库存等监盘审计时,也很容易出现问题。胡刚认为康美药业审计师可能在库存监盘环节存在重大疏漏。“为什么2017年审计工作监盘时库存少记195.46亿元,如果严格按照准则执行,我认为是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的。”

  张阳还介绍,面对上市公司通过计提减值的方式进行财务大洗澡等问题,审计发挥的作用也非常小。“对应收账款或者存货计提10%还是50%,这种差异的存在确实为利润调整提供了空间。当上市公司大幅计提减值的时候,监管机构通常会要求审计机构说出合理性意见,但是对上市公司应收账款或者存货的减值幅度,审计一般不会影响客户的决定,市场上有些企业财务洗澡的手段非常高超,每两年调整亏损一次,我们都知道它在‘洗澡’,但是审计难以界定,监管层也难发挥作用。”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yuanfeixuexiao.com/pzzx/2019/0513/9664.html